叶莫方

不常用。小号恰粮。
永不爬墙☞张无忌/克泉。
2019下半年☞dio/荼毘/轰焦冻。

【张楚岚中心】硝雪

*混合同人。苗疆蛊事x一人之下。

*没有剧情。很短。ooc。慎。

*文末暗示针对他的人是xlj。





年关,神池宫的雪也染上几分烟火红尘味。张楚岚一口吸了三分之一的烟,雪天的冷空气与炮竹硝烟味亦一并吸进肺里。他裹紧风衣站在光下,浑身都披挂着将融水的雪。


卫木出来迎他,看他发上身上的霜雪不由莞尔,笑得却是皮笑肉不笑。寒暄两句,张楚岚又猛吸了一口手里的廉价烟,仰头把烟气喷向惨白的天空,烟屁扔进雪里。


他低声问宝儿姐怎么样,卫木没搭话,摇头。 张楚岚心下一沉,三天了冯宝宝也没恢复过来,外边肯定没法待了,众星云集也好群魔乱舞也好他肯定都是参与不了的。他说我能不能看看宝儿姐,不进去。卫木说可以,十分钟。


他透过百叶窗看房间里,心说卫木这小子还挺厚道。冯宝宝被包扎成木乃伊直挺挺躺着,隔壁床就是腿上打石膏的包凤凤。


他下意识地习惯性掏出打火机点烟,又硬生生又把烟塞回烟盒里。昏暗的灯光打在他微微发青脸上,活像一具白僵。


他浑浑噩噩走出门,卫木邀他进餐。他点头,心里却揣着事儿。分别前小师叔告诉他茅山很安全, 他郑重其事地点头说陈黑手在哪哪就安全。果然不假,他刚到西北就接到徐三的短信说东海蓬莱岛完了;他爬到天山腰又接到消息说龙虎山和荒域一起完了,境内除了茅山、万毒窟和神池宫外的战线全崩了。小师叔是小神仙,果然挑对了地方。他连惨笑都流露不出来。


年夜饭是味同嚼蜡,卫木把话写在脸上,张楚岚连着面条一起吞进肚子里。外边有小孩放烟花,红的绿的噼里啪啦响成一遍。张楚岚混沌着坐在僻静处不停抽烟,他浑身处在一种木僵的状态,全世界都与他无关,天地间只剩他一个人。


其实已经没什么可以丧失的了,他安慰自己。他是枯叶一堆,没有根。但他骗自己的本事还不够高明,冯宝宝还在里边躺着。


段位不够高,他自嘲。他机关算尽,有人算到了他的机关算尽,关窍处死门一闭他就没了生路。他把里外都看破,有人把他看破的都搅浑。他无所不用其极,有人比他做更绝。


他重复着机械般的动作,恍惚间烟已经抽完了。他站起来抖抖肩上未融的雪,却还是觉得有什么东西,沉甸甸压在他肩上。


牛鬼蛇神找我,他苦笑。


【凹凸男你】以迷妹心态恋爱

*ooc我的。幼儿园文笔我的。
*内容比较混沌。[你]稍有M/爱豆信徒设定。
内含金/嘉
[附带一个雷总的撩妹眼神。巨短。]


/嘉德罗斯

与他见面前一如既往地沐浴更衣,刻意营造的仪式感让你稍有些紧张。

灿金柔软的头发肆意披在肩上,鲜亮的那抹金黄发尾似乎被朝露眷恋过。嘴角扯起的笑容依旧傲气冲天,浸泡在耀眼阳光中的嘉德罗斯微微仰头,璀璨的双瞳中霸道滚烫的眼神直中你的心脏。他黄色的围巾围得很松,又柔软,几乎要掉下来,但你不敢也不奢望看他脖颈与锁骨间撩人的阴影。

多看一眼即是亵渎吗。

“渣渣,跟上。”他皱眉瞟了你一眼,被他呼喊的时候红晕立即爬上脸颊,心跳加速。既而沉溺在他的嗓音里,无法集中精力回神。

手被他拽了过去,嘉德罗斯的手传来了细微的温热让你忍不住想触碰他的指尖。但心中欣喜若狂却满含紧张的你并不敢主动触摸他的肌肤,是埋怨自己的渺小或脆弱?

亦或是高高在上的他太过神圣。

/金

一身衣服能挑几个小时,只为了给他留下好的印象。而最后总是穿着简洁明了的设计赴约,只因为怕他不接受你平日所青睐的繁复华丽的花哨装扮。

不管多少次与他约会,总会被他澄澈的眸子中火热的直视狠狠击倒。他拥抱你,少年的身上总有种迷人的太阳炙烤过的气息,被这种气息裹着的你心乱神迷得自然。

他和你一起奔跑一起欢笑的时候,从没有发现你掩藏的害羞与不安。金时常露出温暖而带着少年朝气的笑容,那是你心口抹不掉的烙印。每一回想都甜得窒息。

少年的双目像往常一样炯炯有神,湛蓝明净的无云天穹和他的眼睛一比也失了应有的自然颜色。但你几乎没有认真凝视过他晶亮漂亮的双眸。

实在是不敢脏污那一片最澄澈干净的天蓝色,那是你不敢进入的,最后的净土。

/雷狮[一个眼神]

雷狮的眼神是闪电,电得人麻*痹,电得人神志不清。

但涉及爱欲的时候,闪电就变成滚烫的毒*品。

明知一掉进去迟早会化为焦炭,被炙烤致昏迷。

但就是戒不掉。

戒不掉啊。

【凹凸男你】当你们牵手

本来想写牵手。写着写着好像跑了。
ooc我的。幼儿园文笔我的。
内含瑞/金/嘉/雷

/金

他笑着,露出一点虎牙。有意无意忽视你羞红的面颊,径直牵起你的手。

朝气蓬勃的少年手掌特有的温热传递到掌心,少年指尖或有些细汗。金总为你带来温暖,你冻僵的关节亦在缓缓被他的体温融化。

事实上,你的心也被他暖阳般的笑容中包含的温柔融化了。

/嘉德罗斯

他紧拉着你的手,手心传递来别样的滚烫。明明是人造肢体,你却仿佛感觉到他跳动的脉搏与流动的血液。圣空星王太有生气,你一如既往沉溺在他的炽烈里无法自拔。

其实你知道,嘉德罗斯璀璨耀目的金色双瞳中,紧盯着你不放的灼热却不失柔情的眼神,才最是动人。

/雷狮

幼时身为三皇子的他养尊处优。手指修长白皙,骨节分明又有些许硬朗的味道,握起来很舒服。

但最迷人的是他的指尖因握惯了雷神之锤而传来的微弱电流,小股电流窜入你的指尖或掌中,电得人酥麻。

心早就被他电酥了。

/格瑞

格瑞常年握烈斩,略微粗糙干燥的手稍微有些厚实。偶尔牵起你的手,轻微的痒传递到你的大脑中,与此同时传递到脑海中的还有他带给你的安全感。

被他牵着手,心里挂着的本沉甸甸的东西好像被他托起来了,总感觉莫名的心安。

邪教不可抑制。
酷拉皮卡x银爵。想写。写不了。

被缚者。锁链锁住的是自己的心脏。

越想越心疼爵哥。酷拉皮卡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搞翻旅团,并一直为此努力着。但爵哥是矛盾的,被放逐的他既憎恶神又希望族人得到原谅…。话说回来,酷拉皮卡的族人已经死尽了,他还在寻找族人被挖的眼。爵哥还在参加凹凸大赛,想知道爵哥看见神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啊…酷拉皮卡对旅团只有仇恨,但爵哥对神除了仇恨还有很复杂的情感。
两个人的技能都是锁链。太扎心了。全猎和凹凸都是技能由个体的特质决定。仇恨或许一直绑缚着爵哥和酷拉皮卡。但爵哥喜欢饲养动物,酷拉皮卡驱走餐厅里的蜘蛛都不舍得伤害生命。他们都是那么温柔的人啊。
奇杰和雷叔一直在温暖酷拉皮卡。希望谁…金宝也好安哥也好…温暖一下爵。爵哥活得太累了。反观安哥和金宝,虽然处境也都不理想但都是向上的人。
(我怕是忘了黑金喔…

记一下。
雷总重伤垂死之际把元力种留给卡卡。以吃准安哥的海盗手段委托或迫使安哥照顾卡卡。
然后和嘉与黑金因为被神追着怼组团怼神。我流嘉和黑金浑身浴血半死不活眼神锋锐如刀()。然后安哥被神重点关注的时候卡卡上去一锤子两锤子三锤子,手被电焦了硬撑着元力排斥硬挺着。锤完了丹秋洒个血补刀把神砍死。
太爽了。
(我变态吧。

【凹凸世界/(黑)金嘉】《The blind》一个短小的脑洞(?)

*突发脑洞.是黑金和螺丝夜谈人生(?)
*质量崩坏.慎入
*OOC属于我.慎入
*垃圾文笔语病遍地.慎入
*是【黑金x嘉德罗斯】注意避雷|・ω・`)
*雷德和祖玛已死亡设定!慎入|・ω・`)
*害怕有什么忘了说的…。就很紧张了。

“你好好想想,你觉得王座比你的两个小跟班重要吗?”黑金盯着嘉德罗斯被苍白月光照射的脸。

嘉德罗斯愣了一下,他突然发现王座仅仅是虫子用来束缚他的枷锁,他们仅是渴求他的护佑。而他失去雷德和祖玛以后,剩下的只有王座,冷冰冰的毫无生气的王座。

“是吧。”黑金咧开嘴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容,“现在的你明明和我一样,一无所有。”

“那么实力呢?”嘉德罗斯的语气可以用恶狠狠来形容,但他的心底已经有某种东西被拨动了一下。

“能靠实力得到的东西,会让你开心?”黑金将尾音稍稍提高,眯着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实力,我也有。可惜大多数时间里没什么用——准确的说,除了满足金因实力不足而渴望得到力量的愿望以外,什么用都没有。”

嘉德罗斯璨金色的双眸黯淡了下来,月光不再垂涎他的瞳孔。他隐约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当时浑身插满试管、在营养液里泡着的时光之中。烦闷和恶心感是情绪的主体,快乐与他搭不着边。

“所以我说,你和我是一类人。”黑金似乎察觉了嘉德罗斯的低迷,托着腮自嘲般说道,“都是缺爱的孩子。”

他没再对垂下眼睛陷入思维困境的嘉德罗斯说话边转身不紧不慢地离开。

而嘉德罗斯则凝视着手中的大罗神通棍,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晚安,祝好梦。”黑金的声音从夜色里荡入嘉德罗斯有些混沌的脑海中。

/
写完就是特别想抱住他俩。